踏莎行

姜夔


  燕燕轻盈①,莺莺娇软,分明又向华胥见②。“夜长争得薄情知③,春初早被相思染。”

  别后书辞,别时针线,离魂暗逐郎行远。淮南皓月冷千山,冥冥归去无人管④。



【注解】

  ①燕燕:与“莺莺”均指所恋女子。

  ②华胥:梦中。

  ③争得:怎得。

  ④冥冥归去:指恋人“逐郎”之“离魂”夜间独自归去。

           

【评析】

  这首词为作者泊舟金陵梦见合肥恋人的记梦之作。开头即以“燕燕”、“莺莺”极写恋人轻盈之态。“夜长”两句是梦中恋人向词人所说。接下来是词人梦醒后对恋人的追忆。“离魂”则由已梦写对方之梦,此词构思佳妙,将两地思念交汇于梦境之中,极富浪漫色彩。